边缘突破,最早的编程工作都是女生!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读书笔记
最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,大学选的是财务专业,就总是抱怨说自己的行业没有意思。我说,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,很多大公司的CEO都是财务出身。为啥?
因为公司小的时候,业务人员才是核心。但是等公司长大了,具体业务的重要性就会下降,资本运作的重要性会上升。这个时候财务专业的人,就有机会成为公司的核心。
这个现象,就叫边缘突破
今天我们再来举一个例子。提起程序员、电脑编程,我们一般都觉得这是理工男的天下。这个行业里的大神,像什么微软之父比尔·盖茨、Java之父詹姆斯·高斯林、C语言之父丹尼斯·里奇等等。各种“之父”,一个女性都没有。
但是在前不久,美国媒体“ITworld”搞了个评选,选出了还在世的“世界上最伟大的程序员排名”。这个榜单上的第一名,居然是一位女士,名字你可能不太熟悉,叫玛格丽特·汉密尔顿。
而且在2016年11月,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最后一次自由奖章的颁发中,玛格丽特也在其中。要知道自由奖章可是美国公民能获得的最高荣誉,和玛格丽特同台领奖的,都是比尔·盖茨、乔丹这样的人物。
玛格丽特获得这些殊荣的理由是:在当年的阿波罗登月计划中,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说到这我们通常都会认为,玛格丽特在阿波罗登月计划里,一定是身处核心要职,而且表现突出。但其实这话只对了一半,表现突出不假,但她并非身处要职。怎么回事呢?
玛格丽特加入阿波罗计划的时候,恰恰是被安排到了一个最无关紧要的部门,这个部门被边缘化到什么程度?人们给它起名叫“forget it”,就是“忘了它吧”。
这个部门的职责,是制定任务失败后的备用方案。具体工作就是通过计算机编程序,写代码,做一套应急预案,一旦飞船出现问题,就马上启动这套应急机制。
奇怪,这听起来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啊,而且阿波罗计划这么严谨的项目,万分之一的失误都不允许。为什么当时人们会把后备计划,看得这么无关紧要呢?
其实原因很简单,当时的技术有限制嘛。计算机的存储空间和运算能力都非常有限,好钢当然要用在刀刃上,所以计算机的所有性能,几乎都孤注一掷,用在了那个必须成功的主要方案上。备用方案,只是大家的心理安慰,聊胜于无而已。
但是玛格丽特不服啊,既然分到了这个任务,她就一遍又一遍的模拟飞船的飞行状态,排查其中的漏洞。你还别说,最后果然让她发现一个大漏洞。简单说就是,假如在飞行过程中,有人不小心按下了某一个按钮,就会使得飞行系统直接崩溃。当然前提是飞行员自己按错了,这个漏洞才会被激发。
正在模拟飞行状态的玛格丽特
但话说回来,阿波罗计划的飞行员都是万里挑一,哪会轻易犯这种“手滑”的低级错误呢。所以上级也没太重视玛格丽特的发现和提议。
但万万没想到,在阿波罗8号环绕月球飞行的时候,还真就有一名宇航员手滑,按下了这个不该按的键。
这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。
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那个场景:登月计划办公室里,系统崩溃,所有的飞行数据全部被清空,宇航员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个未知数,所有人都紧张到了极点。
这时,玛格丽特神兵天降,带领着手下的程序员经过9个小时的奋战,把所有的数据抢救回来,阿波罗8号才平安返航。
后来的阿波罗11号,也出现了危机的状况,玛格丽特又再次化险为夷。
也许你会说,这不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嘛,一位女性程序员偶然走到了舞台中央。
还真不是这样。
如果考察人类计算机发展的历史,你会发现,那个年代的杰出程序员是位女性,其实是必然的。为什么?
因为在计算机早期的发展历史上,程序员是一个标准的淑女职业。那个时候的计算机,可没有什么硬盘之类的东西,存储数据、编写程序等等是靠一张张的打孔卡片——有点像我们今天考试用的机读卡,通过让计算机读取卡片上的孔洞,来输入指令。
这个在卡片上打孔的行为,其实就是最初的编程,这些带孔的卡片,就是最早的程序代码。
那这种精细的手工活,就需要操作者非常耐心和细心,所以第一代的程序员,全都由女性担任。
即使到了玛格丽特那个年代,程序员也是个女性从事的职业。只不过当时进步了一些,是由一群精于针线活的姑娘,把铜线缠在线圈上,实现的编程。当然具体怎么操作,我们就不多解释了。
总之,在计算机诞生初期,编程其实是一个比较边缘和下游的手工劳动,并不像现在这样,居于整个产业的核心位置。
下面这张照片,是早期第一批女性码农们的工作照。一群穿着连衣裙,头发扎起来的年轻姑娘们,像学生上课一样在办公室里排排坐,给手里的卡片一点点的打孔。
早期女性程序员工作照
你看,这个场景是不是有点似曾相识,有点像服装厂的流水线,一群缝纫工人在操作缝纫机?你还别说,这种通过卡片打孔来输入指令的技术,最早还真就起源于纺织业。
最开始是在18世纪初,一个叫约瑟夫的法国人,发明了用打孔卡片来控制织布机的技术。每个孔洞对应一根针,通过变化卡片上的孔洞,来控制织出的图案。这个技术一直流传到计算机出现,应用到了编程上。
你看,一个八竿子打不着、非常边缘的技术,居然会成为下一个时代最核心的技术基础,谁能想得到呢?
其实,也不光是程序员,在技术发展的过程中,经常出现类似的现象。原来很边缘的技术和工作,后来因为各种机缘巧合,最终成为整个协作网络的中心。这种现象,我们称之为边缘突破。
《傲慢与偏见》这本小说的作者,是著名的英国文学家简·奥斯汀小姐,新版的十英镑纸币上印的就是她的头像,可想而知她对英国人来说有多重要。
为什么一位女性,成为了英国现实主义文学的创始人之一呢?因为在简·奥斯汀时代的英国,也就是18世纪后期,小说这种题材还处在青春期,登不了大雅之堂。那时男作家一般都愿意当诗人,不愿意写小说。
就好比,那时候的小说有点像我们现在的网络小说,海量的作品,强大的流传度,作者虽然能够获得一些实际收益,但作家本人没有什么社会名望。这在当时就促成了一个很特殊的现象,读小说的是女人,写小说的也是女人。这才给了简·奥斯汀一个机会,完成了边缘突破。
现代社会最大的特征之一,就是社会要素的组合变化频繁。每一个看似边缘的人,都有向中心突破的机会。
那句歌词唱得好,“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,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,野百合也有春天。”

曾二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

目前评论:3   

    • avatar 曾二 6

      以上。

      • avatar 大德 2

        阿拉伯语

        • avatar 小胖嘟 3

          以前都是女的,现在都是狗,而且还是单身的。